[噩梦人的梦呓]

我来到了一座宫殿里面,只是一个念头而已,我就来到了这座宫殿,我并不知道我是如何进来的,我只知道我现在在这里。

宫殿里有四个柱子做支撑,每个柱子上都雕刻着龙飞凤舞的图案,很是震撼。

每个柱子旁边都有一个火盆🔥,火盆放在支架上面。由于没有什么风进来,火盆里面的火苗没有什么太多变化。

柱子向外也有不少空间的样子, 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光线,所以无法看清那里到底有什么。

我的正前方有一个王座。 是的, 是一个王座。

它。。 该怎么描述呢。。。 该死,我记得不是很清楚。 它似乎镶金刻银十分富丽堂皇,又似乎没有任何装饰只是一个铁王座,有时候似乎又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木凳子。它时而真实而凝聚,时而虚幻而飘渺。

王座下没有阶梯, 是这座宫殿里面的唯一一个椅子。

老实说,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个王座的样子,但是我内心的声音却告诉我: ”你得坐上去,坐上去你就可以拥有整座天下了。“

我知道这十分可笑,明明只是一张不能确定存不存在的椅子而已,坐上去怎么会让人得到天下呢?

不过,这句话仿佛具有魔力一样,深深的控制住了我的思维。我几乎瞬间就深深的相信了这句话, 是的, 我打算去坐上去看看。从我的目光上来看,这个椅子离我不是很远,走几步就可以到达那儿,之后我就可以仔细的观察它到底是金子做的, 还是一个平凡的铁王座,异或别的什么。到那时,想必坐在上面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我抬起了一只脚。

一股巨大的寒冷瞬间充斥在了我的全身上,冷的简直让我无法思考。

我的大脑里面充斥着寒冷的感觉,我不由得全身直打哆嗦。我本来就驼着的背更加的弯曲了,我的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,我慢慢的蹲下了,双手抱在双腿上,全身蜷缩成一个球状,乞求这样能让我感觉到温暖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似乎终于适应了这样的寒冷,我缓慢的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寒冰。此时此刻,我正站在一片巨大的冰床上。

周边不少高低起伏的冰壁,也有很多冰柱充斥在周围,我的身边没有太多阻挡物,冷风可以轻而易举的吹到我的身上来。

我感觉我赤身裸体的蜷缩这片巨大的冰床上面。冷风一阵阵的刮过,我就随着一次次的全身发抖。我已经完全忘记宫殿的事情了,我的思维似乎开始慢慢的被冻住了。🧊🧊🧊

我的眼睛因为发冷而感觉到疼痛,我只好闭上双眼,希望眼皮可以阻挡冷风的侵袭。

我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得僵硬,血液似乎要结冰了一样, 我连随着冷风发抖都已经做不到了了。

啊。 我似乎快要就这么死去了。 我突然的这么想到。

对死亡的恐惧使我的思维活跃了一些,我的大脑开始可以转动了。

我不能就这么倒下,我不能就这么死去。

我不甘心的想要睁开双眼,想要确认下环境,想要寻求生机。

可是我的眼皮十分沉重,难以睁开,好像已经冻在了一起。 我想抬起双手揉一揉眼睛, 好让眼睛能够睁开。

我的大脑下达了指令,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发现我渐渐的感觉不到我的双手了。

现在,我感觉到了更深刻的恐惧,无助。

我似乎无法改变死亡的结局了。

我的大脑开始混乱了,思绪开始发散,我想到了我的小时候,想到了以前暗恋的女生,想到了过去做过的蠢事,想到了许下但没有完成的承诺。

我渐渐的无法控制大脑的思维了,思维就像脱缰的野马在大脑里面乱窜。

我开始感觉到不安,恐惧,愤怒,生存的渴望,嫉妒,强大等一堆情绪,这些情绪纠结在一起,似乎想要冲破我的身体跑出来,让我感觉十分的难受。 好像我要被内部的情绪冲的破破烂烂了的一样。

突然,我的大脑一片清明,似乎所有的思绪,所有因为思绪而产生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,我感觉到非常宁静。我并不知道因为什么我恢复了理智,我只知道这理智是暂时的。

这时的我已经无法感觉到身体的各个部分,但是我仍然想,仍然尝试睁开双眼, 就算此时此刻会死亡,我也不想死在这么漆黑的意识牢笼里面。

大脑的世界时而暴躁,混乱,思维无法统一,时而理智,在我能理智的这些时间里,我会尽力的尝试睁开双眼。

似乎过了很久,又似乎只是几个瞬间。

我的身体早已冻住,没有知觉, 只剩意识在大脑里面活跃,甚至这活跃也不是特别清晰。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,混沌的感觉越来越多,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早已死亡,意识早就开始准备转生或者消散了。

此时,一缕白色的光芒照进了意识的世界。

我的双眼终于睁开了一点,我能勉强的看清前面的画面了。

原来我还没有死去,活着的感觉真好啊。 虽然我已经感受不到其他部分的躯体了。

我产生了一丝乐观的念头。

视觉的恢复让我暂时的将大脑思绪稳住了,我能进行更长久的逻辑思考了。

我慢慢的睁开双眼,尽力的向远方望去,但是我的脖子仍然处于僵硬状态,我只能转动眼球。

场景似乎和我被冰冻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不过我能看清稍近处的蓝色的冰柱了,里面似乎有一个赤裸的人影,又似乎是别的东西。

我吓了一跳,急忙想要注视那个冰柱, 但是我始终无法确定里面到底是不是存在一个人。

我的眼睛终于承受不住压力,我的视线开始从远方回来,然后又从我的膝盖到蓝色的冻冰地面。

这时,我发现地面像镜面一样,映照出一个人物。

那个人身上穿着正常的衣物,他一只脚向前踏出并处于悬空状态,一只脚在后。

那个人的双眼空洞无神,他双臂深深的抱在胸前,全身在不停的发抖着,他似乎很冷。

诶? 这个人不就是我吗? 💡

这么想的瞬间,我的思维回到了身体,我抬起的脚向地面落下。

咚,一声轻响之后,我又回到了大厅里面。

支柱旁的火盆仍然在燃烧着, 大厅里面的温度并不是很低,但是我却仍然在发抖着。

慢慢的,我停止了发抖。

我的目光再一次望向王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