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北方街16号,我们汇报一下就下班把。” 田康看到李永言打开门进屋之后,便对矮胖警察说道。两人平时的时候5点半就下班了,现在六点四十了,已经加班1个小时了,田康觉得差不多了。

两人走路回到了车里,之后开车回到警局做了报告,便各自回家了。

李永言回到家里的时候,水桥晴雪正在躺在沙发上使用笔记本电脑💻。她最近对当前地区的地图比较感兴趣。之前虽然说了2个月就离开, 但是她其实一点计划也没有。

水桥晴雪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逃出实验室的,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逃出来,现在孤身一人,对未来有些迷茫。对于来自普通人的伤害,她可以使用异能进行回击,所以她不担心受到伤害。 只是她需要生活,而且需要注意不能被实验室的人发现,需要躲藏。

在李永言家里度过的一周中, 她和李永言的相处还算良好,李永言每天都会带些面包给她吃。两人没有什么机会聊天, 李永言凌晨3点多的时候就会起床离开家里, 到了晚上5点多才回来,大多数时间都是水桥晴雪一个人呆在家里。

除了平板电脑之外,李永言家里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, 相对于平板电脑来说,笔记本在打字的时候更方便。所以水桥晴雪在看地图的时候,笔记本电脑用的多。

虽然看了地图也不一定能记住,但是水桥晴雪觉得看了还是有点用的,能记住多少便是多少把。 等2个月之后离开的时候,记住了地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成为无头苍蝇。

“我回来了”李永言开口给水桥晴雪打了个招呼。

水桥晴雪现在是睡在客厅里的,客厅和大门是相连的,所以李永言进入家里之后就能看到水桥晴雪。李永言本来是想给水桥晴雪买一个床的, 但是家里没有什么地方放置, 于是买了两个和沙发等高的大椅子,这样拼凑成一个小床。

“哦” 水桥晴雪哦了一声表示听到了。

李永言打算像往常一样,打完招呼就回屋睡觉去了。 而就在李永言打开自己卧室的门之后,水桥晴雪开口说道:“你刚刚有没有被人跟踪?”

李永言愣了一下之后开始回想回来的路上,回答道“应该没有把,我没注意。。” 毕竟李永言一路上都在想那3000金币的事情,根本没注意身后。

“嗯。。” 水桥晴雪抓了抓头发之后,轻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。随后,她问道:“你为啥没有告诉警察,你见过我?”

李永言略微思考了之后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可能是从这几天的相处中,李永言感觉水桥晴雪不是坏人,只是一个邻家小妹妹把。

略微沉默了一会之后, 李永言说道:“对了,今天忘记给你带面包了,把我前几天给你的身份卡拿出来一下, 我给你转500元, 明天你就叫外卖把。 ”

水桥晴雪听了之后就把身份卡拿出来递给了李永言, 之后李永言很利索的划了500元过去。

“外卖会从那个盒子进行投递,不需要开门” 李永言指了指大门旁边的小盒子,说道。

李永言接着补充道,“我们的地址是北方街16号”。 说完他把身份卡还给了水桥晴雪之后,就抬步走进卧室了。

水桥晴雪接回身份卡之后,哦了一声之后表示知道了。

水桥晴雪躺回了沙发,继续查阅着地图,并且会时不时的抓抓自己的头发,在李永言的家里呆了几天之后,水桥晴雪越来越懒惰了,今天连头发也没有清洗,头发现在乱糟糟的。

李永言的家位于 F5区北方街16号,距离 F4区很近。 F4区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人工淡水湖。 据说这些淡水是从海水中提取的,湖底先是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封闭四周, 以隔绝海水。 之后对湖里的水进行淡化处理。

前两天,水桥晴雪和李永言去散步的地方,就是 F4区的湖的旁边。

F5区的另外一边是大海,F5区和 F1区是接壤的。 F4区是整个 F区的中心区域。

F5区是注重隐私的区域, 所以当前区域不设置摄像头,除了 F5区之外,这个国家还有其他几个注重隐私的区域。

田康和矮胖警察的队长让他们次日继续监控李永言, 一人监控他家,一人监控面包店。 因为目前李永言的状况是疑似,谁都没法确认他是不是真的认识照片 里面的人,所以需要进行秘密监控。在这个国家,个人的财产是受到宪法保护的,如果没有搜查证的话,屋主可以拒绝警察入内。田康觉得签发搜查令的那伙人肯定不会因为他的感觉就签发搜查令,所以他现在只能秘密取证。

三天之后, 田康提交的报告是: 每天的中午12点,晚上5点有外卖送入该户人家,可以证明屋里有人,但是 屋里的人并没有露头出来,所以无法确认是不是寻找的人。

他们的队长看过报告之后就让他们负责其他事情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