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傍晚, 李永言带着水桥晴雪出来散步了。

自从碰到水桥晴雪已经一周了,身边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同,李永言觉得暂时应该是安全的,并且一直呆在家里不出门也不是很好,遂带着水桥晴雪出门散步了。

水桥晴雪本来是不打算出门的, 担心会被实验室的人再次抓走。 而李永言的反驳理由则是已经购置了不少女性的生活用品, 有心人肯定会查到自己, 所以让水桥晴雪伪装成远房亲戚, 这样的话, 偶尔出个门也是 OK 的。

他们来到了 F4区的一个人工湖旁边, 该人工湖十分巨大, 处于 F 区的中心位置,F1,F2,F3,F5区域则是围绕人工湖建立而成的。

与 F5区域接壤的部分是一片巨大的沙滩, 今天是3月18日,星期五。 沙滩的人很多,有些人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衣在湖里游泳,有些人则躺在躺椅上看着人群和夕阳。

李永言只是打算带着水桥晴雪走一走, 所以两人都是穿着春季的便装, 没有穿着泳衣。 不打算下水的人基本都是这样的穿着, 所以两人的装扮也不会显得奇异。

两人从西边的沙滩一直走到东边,两人基本上是一路无言, 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周边的景色。

在李永言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 这边的沙滩来的比较频繁,经常和李永言的父亲一起来这边瞎玩, 在沙滩上建立城堡🏰,在水里游泳,看别人钓鱼🎣。

自从接触到白夜之后, 李永言来这边沙滩的次数就愈来愈少了, 自从5年前,李永言的父亲不知去向之后,李永言就没有再来过这片沙滩了。

当两人走到沙滩的西边的时候,发现一个妹子的脚被玻璃片扎破了,而她的男朋友则在旁边安慰她,在好一顿功夫之后,她的男朋友背着她回家了。

沙滩上的玻璃片,异或可能是海水里面的玻璃片, 总是十分令人讨厌,而水里的根本看不到,则是最为讨厌。

沙滩的躺椅是公用的,如果看到没有人的话, 就可以过去坐下,歇歇脚。

在那对情侣离开之后,李永言问道:“我们去那边坐坐把,走了挺久的了。 ”

“好” 水桥晴雪则是淡淡的回答道。

两人来到了两个那对情侣离开的地方,坐下之后又是一阵无言。

现在已经是傍晚时间了,太阳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耀眼,而是变成了可以直视的,红色的夕阳。夕阳很美,周边的云彩都被染成了红色。

李永言想起了自己小时候,在这片沙滩玩耍的时候,不由的会心一笑。 但是想到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的父亲的时候,又变得心情黯淡。

李永言没有和水桥晴雪说过自己家里的事情, 因为他觉得这并不重要, 而且李永言目前只考虑时间到了,让水桥晴雪解除诅咒, 然后回到自己的平凡生活中去。

水桥晴雪则被这里的景色触动, 有点伤神,被抓走之后,在实验室里面的几年,虽然并不算难熬, 但是绝对也称不上好过。

“在实验室里的时候”, 水桥晴雪不由的想找个人吐露一下心声 “我们每天都会被迫使用异能。”

“那些人,他们想搞清楚我们的异能究竟是怎么产生的。”

“如果不配合他们的研究,就会遭受虐待。 他们会把我们关到小黑屋里面好几天,好几周。”

“在那片黑暗的环境里面, 静悄悄的,什么声音都没有,什么景象都没有, 自己好像成了一个瞎子和聋子。”

“我并不害怕被他们当成实验体, 但是我害怕一直被当成实验体。 ”

“现在,我逃出来了,但是其他人还在忍受着实验。我想帮助他们。”

李永言静静的听着,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。

“在实验的时候, 他们会在我们使用异能的时候扫描我们的大脑, 他们认为大脑是异能的主要器官。”

“还会让我们使用相斥的异能进行对练, 比如让我和使用水系的异能者相对使用异能。”

“他们会招收表现良好的异能者,组成武装镇压部队,如果有人想要逃跑,或则不配合,则会受到镇压部队的惩罚。”

李永言转头看了一眼水桥晴雪,她脸上的表情很是哀伤,像一个看不到希望的人。

“你有没有考虑一直躲下去?” 李永言开口问道。

“他们会找到我的, 我很难一直躲藏下去。 ” 水桥晴雪回答道。 “之前有些人逃出去之后被抓回来, 就会被折磨的很惨。”

又是一阵无言之后,李永言开口道“回家把。”

水桥晴雪则回答道:“好“。

又一天的白天,有两个警察来到了李永言的店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