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噩梦人的梦呓]

本故事里面出现的任何地点,人名均为杜撰, 请不要对号入座。


上线了之后, 李永言发现丙午桑的名字是灰色的,这小子往常这个时间都在线的,不知道今天为啥没有上线。 既然丙午桑没有上线的话,那就只能自己去玩玩了。

幻想序灵曲(简称续零) 是一款开放世界的,无主线任务类型的游戏, 玩家在上面度过的时间大多是打怪,探索,遗迹探索等。

李永言平时和丙午桑一起玩的时候,都是会选择一起去打打怪。 续零的剑术系统做的比较精巧,是一个值得玩的系统, 而怪物大多是依赖生成出现的, 所以经常会碰到机制不一样的怪物。 而这些怪物大多也不是能依赖高攻直接抹杀的,而是需要研究机制,反复尝试,才能击败怪物的。

不过今天丙午桑不在线, 所以李永言没有去选择打怪,而是想在游戏世界里面四处走走,探索一下新地图。

随便走了几圈之后, 李永言便觉得有些无聊,就下线了。

摘下白夜,盯着天花板看了几分钟之后,李永言还是决定回家看看,总觉得不回去就有点心里痒痒。

李永言顺手从货架上拿起几个面包,使用自己的身份卡刷了之后就带回家了。

门锁转动的声音一下子把水桥晴雪惊醒了,她瞬间从沙发上起身,躲到了旁边的小角落里面。水桥晴雪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个不停,十分紧张😣。 她知道如果自己再被抓回研究所肯定没有好果子吃,同时又不确定李永言是否已经报警,所以十分警惕的盯着门口。

门打开之后,李永言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水桥晴雪提起来的心往下放了放,但是仍然不敢现身出去。 因为在屋子里面睡觉的缘故,所有的窗帘都被拉起来了, 现在整个屋子里面一片漆黑,所以水桥晴雪能看到门口的李永言, 但是李永言却看不到水桥晴雪。

李永言关上门,打开灯之后看到沙发上没人,便四下看了看,在小角落里看到了手持火球🔥的水桥晴雪。李永言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有事好说, 别放火!我就这一个屋子,而且我好多宝贝都在屋里!”

水桥晴雪闻言问道: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李永言回答道:“给你带点吃的,怕你饿着。” 说完随手将手里的面包丢给水桥晴雪。

等李永言冷静下来之后 仔细打量了一下水桥晴雪,发现确实没猜错,眼前人真的只有15,16岁左右的样子。脸蛋洗干净之后还是挺漂亮的,是一个美人胚子, 如果长大了之后没长残的话,配以化妆秘术,应该会是个究极大美人。

李永言随便找个椅子做了下来之后说道:“幸好附近的摄像头还没有全部到位,不然的话,你肯定早就被发现了。 脸上挂着泥巴,别人想不注意你都难,以后千万别这么做了。”

水桥晴雪听了之后小声的哦了一下也没接话。

午饭后, 李永言拿出一个平板电脑,选择了自己最常用的购物软件打开之后交给水桥晴雪,随口问道:“平板电脑,应该会用把?”

水桥晴雪嗯了一声表示会用。 在得到确认之后, 李永言便接着说道:“买些生活用品把,不用买床铺,我等下用其他工具买。”

水桥晴雪答道, “哦”。

水桥晴雪现在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, 看到她现在的样子,估计谁也想不到她是一位可以操纵火焰的异常人士把。

挑选完了内衣,服装,洗漱用品等之后, 水桥晴雪将平板电脑还给了李永言,并说道:“我在大概2个月之后就会离开这里,到时候会把你身上的火焰种子给破坏掉,所以安心把。”

水桥晴雪并不是出于冲动之下才做出这个决定的, 她考虑到自己应该可以在2个月内适应一下这里的生活,之后需要出发去寻找一起逃出来的伙伴,可能还会去自己的家里看看。并且她觉得李永言不是一个坏人,不应该将别人完全拖下水。

李永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。听到这话, 李永言自然欣喜,不用一辈子背着这么一个包袱, 未来也不是完全不可期待啦。

之后李永言便尝试和水桥晴雪闲聊了几句。

“你们那个研究所, 关押的都是异能人士吗?”

“嗯”

“你们不是有异能吗, 他们还能关的住你们?”

“有些人是政府的走狗,他们以属性相克的能量来压制我们。”

“有些人投靠了政府啊, 那你怎么没有选择投靠政府?”

“投靠政府,然后伤害以前的伙伴吗?”

“啊。。 理想主义者啊。”

“你的想法很自私啊”

“那你留下来,没有加入政府,你的伙伴有感激你吗”

“我并不是为了他们的感激才选择对抗的,那群研究人员不停的测试我们的能力,把我们看做异类。。甚至会折磨我们的心智,我并不愿意为虎作伥”

“哦, 那可能是我有些狭窄了把。 那群投靠了政府的人也会被做实验吗?”

“偶尔。”

就这么闲聊了一会之后, 李永言叮嘱了水桥晴雪不要出门, 不要做出很大的声响之后就离开家回去看店了。

通过和水桥晴雪的聊天之后, 李永言了解了更多的一些细节,渐渐的对这个妹子生出了一些恻隐之心,毕竟水桥晴雪还是挺漂亮的, 漂亮妹子+悲伤故事当然是很容易打动人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