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噩梦人的梦呓]

本故事里面出现的任何地点,人名均为杜撰, 请不要对号入座。


李永言告诉水桥晴雪说现在没有多余的床给她用,让她现在沙发上将就一夜,等工作回来之后再说这个问题。 水桥晴雪知道自己理亏,并且知道强行让别人收留自己是一件不好的行为,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,就答应了下来。

等李永言离开了之后, 水桥晴雪躺在沙发上稍微回忆了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。

自己在实验室里面做的最后一个实验是测试能力极值,之后的事情便不记得多少了。 等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在那条街附近了,当时自己身上是脏兮兮的。完全想不起来这些天到底在哪,做了什么。

当时月亮高挂,周围静悄悄的,自己感觉非常的饥饿,所以就想找点食物。逛了老大一圈之后, 没有发现什么食物, 也没有发现多少店开门,开门的店大多客人都不少。 正当绝望之时,却看到了有一个人单独的在路上行走。遂一路尾随了那个人。 几次想要鼓起勇气上去搭话,但是都没敢。 眼见那人可能要进入室内了, 那样的话自己就没有机会了, 所以才把心一横,上去搭话了。

虽然整体来说的过程不算很好,但是总归得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结果。

现在回想起整个事情, 小心脏还是会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💗💗💗 。

“啊啊啊, 我居然威胁了他, 他明明是一个好人, 给了我吃的喝的。” 水桥晴雪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开始了自言自语。

“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啊, 我现在已经对高温有点免疫了, 不知道温度掌控的怎么样。”

“他可能比我还紧张把, 我突然出手胁迫了他。”

“他真的会相信我说的话吗, 会不会去告密啊。。。 我现在是不是离开比较好呢?”

“可是离开的话, 要去哪里啊。。 好烦那啊啊啊😖 😖 😖”

“不知道爸妈是否还健在,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们。。 他们现在应该被监视着把。。去找他们的话, 可能也会被抓住。。”

李永言家里的沙发不是那种能平铺的类型,所以面积还是有点小的。 而水桥晴雪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居然噗通一声摔了下去。

“疼疼疼😖 😖 😖” 水桥晴雪不禁的嘶了起来, 不过所幸是屁股着地, 没有什么大碍。

这一摔也让水桥晴雪冷静了下来。 她突然想起什么, 便随意的将手掌张开,一个不大不小的火球便在手里显现而出。 水桥晴雪想道: 果然,自己的能力变强了, 无论是能量储量还是操控能力和以前相比都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。 现在使用异能感觉是一件比较轻易的事情了,操控起来比以前要简单多了。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但是应该和失去记忆那些天发生的事情有关。

水桥晴雪起身去洗了把脸,然后重新回到沙发躺好。 结果不一会儿就睡着了,看来这个妹子是有点疲劳过度。

李永言回到了店里之后开始忙活工作, 虽然被下了诅咒确实是一件比较忧心的事情。 但是现在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, 作为一名成熟的成年人还是接受现实比较好。(其实并不怎么成熟

李永言清理了台面,拿出面粉开始和面。 因为店里平时顾客并不多, 为了面包的新鲜度,一般李永言都不会做很多面包, 所以工作量也不是很大,店里一直以来也就只有李永言一个人而已。

这时已经5点多了, 李永言开始干活的时间比平时晚了1个小时左右, 所以预计结束的时间也要晚一个小时左右。 平常的话, 李永言每天需要工作5 ~ 7个小时来制作面包, 然后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店里玩游戏。 偶尔的话, 会出现在前台和客人们聊聊天。 像王阿姨和谢阿姨这样的常客,大多是过来喝茶聊天的,所以李永言会去接待一下。 平时的客人的话, 大多都是自助购买。

李永言所在的这个国家, 每个人至多可以领取3张证件卡,就是说至多允许你同时有3个不同的身份。但是常规情况下,只允许领取一个。 这个身份卡是全国通用的,可以用于支付,收款,身份证明, 出示驾照,汽车开锁,登录游戏等几乎全部的行为。

面包的包装袋上可以读取到价格,一般顾客会使用身份卡购买面包。 身份卡虽然称之为身份卡, 但其实是一个电子设备, 整个卡的正面都是一个可触摸的屏幕。不过功能不多,大多都是用于支付确认之类的功能。

店里有一台机器用于防止顾客偷窃食品。 当然,在这个人人有低保的国家, 偷窃还是比较少发生的。 所有的包装袋上都会寄放一个微小的芯片,芯片的信息由这台机器写入。 当用户拿着没有被支付的商品离开店的时候,这台机器就会产生报警信号。

不过,这台机器并不能防止用户撕开包装, 拿出面包然后溜之大吉。 所以, 当李永言游戏玩腻了的时候, 也会到店前面坐坐。

一直工作到中午11点多, 李永言才收拾好各种器具,结束今天的工作。虽然他尽力让自己的心神都放在面包制作上,但还是频频分心, 为诅咒和接下来的事情担忧。这导致他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工作, 做出来的面包还不太好吃。

后来, 李永言发现今天的差评比平时要多上一些。 😂

”唉,算了, 不管了, 还是先玩玩游戏把。“ 李永言说罢,拿起了白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