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3.40分,李永言醒了过来。 他睁开了双眼 ,看了看陌生的天花板。 此时,他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离开了家,现在正在别人家里借住。

虽然元午说住多久都可以,但是一直打扰别人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 如果能安顿好水桥晴雪,那么自己应该就可以回家了。 虽然回到家之后可能会被盘问,但是自己就说不知道,估计警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
平时的他现在已经起床洗漱,然后要去面包店开始做面包了。 但是现在在元午家里,他并不用这么做。 元午昨天晚上说要送一台白夜到李永言的房间里, 但是现在却没有看到, 元午可能忘记了把。

干点什么好呢, 看看电视? 李永言想道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电视了, 于是便打开了电视的遥控器, 音量调的稍微低了一些。

胡乱的看了几个台之后, 李永言觉得电视太无聊了, 于是就又关上了电视。

李永言重新躺好, 然后闭上了眼睛,想要再睡一会。 可是他的大脑里总是乱七八糟的很多东西,完全睡不着了。 李永言翻身侧躺了一会之后, 又翻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侧躺。在重复了四五次之后, 他发现自己实在睡不着。

于是,他又打开了电视。。。

早上7点半,李永言听到屋外有人活动的声响,便起床洗漱。 在洗漱完毕之后他走出了房门。

李永言开动房门的声响早就惊动了在过道上的女佣, 女佣看到李永言之后,便提着一台白夜过来了。女佣走到李永言的面前,开口道:“李先生, 这是少爷昨天让我给您的白夜。 昨晚我过来的时候,敲了您的房门,但是您并没有应答,我猜您可能睡着了,就没有继续打扰了。”

“哦好,我一般确实比较早睡觉。”李永言接了白夜之后,转身进屋,把白夜放到了床边。

“您现在是否需要打扫一下房屋?” 女佣问道。

“哦,好” 李永言并没有过这种待遇,但是有人愿意打扫自己的屋子的话,还是很方便的。

李永言现在住的屋子是类似酒店宾馆式的,洗漱用品大多是一次性的。 所以再用完之后需要重新补充。

“2楼餐厅已经准备好早餐了” 女佣进了李永言的房间后, 善意的提示他现在可以吃早饭了。

“好的”

李永言乘坐电梯来到了2楼的餐厅处。

此时,已经有一个佣人在餐厅处等待,佣人有一张专门的椅子可以坐下。 这样他们就不用全天站立了。 现在坐在这张椅子上的是一个男佣。

这个男佣看到李永言过来之后,便起身打了下招呼:“李先生,您好。 请问您要吃早餐吗?”

“好的,有什么早餐?”

“油条,包子,豆浆,三明治”

“给我来2个肉包子,1个素包子,1碗豆浆把。” 李永言平时吃包子的次数并不多,这次他打算尝尝看。

“好的,我这就去拿。”

李永言选择了一个靠近桌子部位的座位,拉开椅子,坐了下来。

几分钟之后,那个男佣就带着李永言要求的早餐过来了。 因为食物的量不多, 所以李永言很快就吃完了早餐。

李永言吃完了之后,那个男佣便走过来收拾盘子。 就在这时, 李永言好奇的问道:“这栋楼里面没有其他人吗?”

“其他人,是指?”

“元午的家人之类的”

“这栋楼里面基本上只住着老爷和小少爷,其他人只有在一些节日附近才会过来。”

“哦” 李永言表示了解了,随后李永言问道: “那位老爷,是元午的爷爷吗?”

“是的”

李永言点了点头, 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又坐了一会,并没有任何人下来, 李永言便起身回房间了。

李永言打算回房间去玩玩续零了。他一边盘算着上了游戏要干嘛干嘛,一边乘坐电梯。

就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, 一道香风撞进了李永言的怀里,把李永言撞的后退了两步, 而李永言的眼前则映出一个坐在地上的身影。

原来是水桥晴雪撞进了李永言的怀里, 她刚刚醒来没多久, 便洗漱之后出门了。 由于睡了很久,现在水桥晴雪感觉自己很是饥饿。 在听说2楼有吃的时候,她便迫不及待的冲向了这边的电梯, 而李永言则在走神想续零的事情。 这让两人撞了个满怀之后, 水桥晴雪跌坐到了地上。

李永言在反应过来之后,急忙的把水桥晴雪拉了起来。

水桥晴雪起身之后, 怕了怕屁股上的尘土。 李永言开口道歉道:“不好意思,你有没有事?”

“哪里哪里,我才应该道歉, 是我撞了你” 水桥晴雪则比较礼貌的说是自己的问题。

“我要去2楼吃早饭, 你要一起吗?” 水桥晴雪邀请李永言一起去吃早饭。

李永言则回答道:“我刚刚吃完。”

“是吗,那真是遗憾”

李永言走出电梯之后, 水桥晴雪便进入电梯去了2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