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已经快晚上八点了, 按照李永言之前的作息现在都要睡觉了, 今天因为才刚醒没多久,所以也不想睡觉,就打算来看看元午在干什么。

元午察觉有目光在盯着自己,于是转头看了过去,发现李永言正在盯着他。

看到李永言之后,元午便咧嘴一笑,然后开口道:“来,言哥,这边坐。” 语毕,元午就径直走向一张座椅上。

李永言自然不会反对这样的提议,就走了过去,与元午挨边坐下了。 这里的椅子都是单人沙发椅,坐上去很舒服。

看到李永言坐下之后,元午开口道:“早上的事情把你吓到了把,我爷爷并没有恶意,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” 。

李永言看到元午满是歉意的表情就说道:“没事,你也不用在意。”

“嗯” 元午嗯了一声表示了解,然后他接着说道:“如果你没有发我那些照片 ,也就不会发生早上的事情了。”

“嗯? 怎么说?” 李永言诧异的问道。

“其实, 我也是一名异能者。”元午说了一个令李永言目瞪口呆的炸弹。

“啥? 真的假的?” 李永言很是惊讶,没想到自己和一个异能者一起玩游戏玩了那么久,也没有想道自己距离异能者居然这么近。

“当然是真的,这有什么好骗你的?” 元午答道。

“唔, 这 。。。” 李永言一下子语塞住了。

”我的异能是剑术相关的,等明天给你演示一下, 你就知道啦“ 元午说道。

“好” 李永言答应道, 接着他又说道:“你把这件事告诉我没关系吗? 你们异能者不都是要躲起来吗?”

“绝大部分异能者是需要躲起来的,不过我不用, 因为我是元家人”

“元家人?”

“对, 我们现在在的这栋楼是在元街1号,F1区的位置。我爷爷是退休干部,就算是异能者也无所谓的。”

“哦。。 元家,我还真没听说过”

“我们家都比较 低调,没听说过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
“嗯” 李永言嗯了一声之后,两人都不再说话。

沉默了两分钟之后, 元午再次开口道:“我让人准备了一台白夜,晚点送到你房间里面”

“好”

“对了, 你在我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” 元午看向李永言说道。

“那怎么行, 我不能在你家白吃白喝呀”

“没事,没事。 多养两个人对我家来说完全不是问题” 元午说完之后不给李永言反驳的机会, 就把话题给转移了 。 “那300金币的事情真的让人无语啊”

“是啊,太让人生气了,这官方瞎搞, 下次这类活动我都不打算参加了。” 李永言一听到元午说起那300金币的事情, 马上就跟着转移话题了。

“嗯, 下次要好好确认清楚先。 ”

“是啊”, 李永言挠了挠头之后说道:“你在现实中剑术也很厉害吗?”

“那当然, 游戏里很多操作我都是照搬的现实剑术” 元午说完之后,就有点技痒难耐,已经很久没有观众看他耍剑了,他想露两手给李永言看看。

于是,元午便站了起来, 走到了道场的中间位置。 李永言看到元午站起来之后, 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。 李永言走到道场的边边之后便站立在那儿。

李永言知道元午在游戏里面剑耍的很厉害,所以对元午的现实剑术也比较好奇。而元午看到李永言好奇的表情,决定自己要耍一套帅一点的剑招。

元午现在手上拿着一把木剑,他先是横斩,然后上挑,然后右手回拉,之后刺出。

这几个动作结束之后, 元午开始了新的动作展示, 并且不光使用上半身, 连下半身也用上了。

两三分钟之后,元午收招表示结束了。 李永言感觉元午的剑还不错,意犹未尽的转身回到座位上。

等元午把木剑放好,回到座位之后,两人又是一阵闲聊。 内容主要是现实中使用剑招和游戏里使用剑招的区别是什么。 元午说游戏里使用剑招更加自在, 由于没有了重力的限制,可以做很多花哨的动作,这些都是现实中做不出来的。

当然,因为是异能者,元午也很喜欢现实的剑术,所以游戏下线之后他大多的时间也用在练剑上了。

等到差不多9点多的时候, 李永言表示自己要睡觉了,便告辞离开了。

李永言回到了4楼, 他走到自己的房门前,就在他准备打开门进去的时候,他突然想了解一下水桥晴雪状态。 李永言便关上了自己的门,去敲了敲水桥晴雪的房门。

咚,咚,咚。 连敲了三下,之后是一阵寂静, 水桥晴雪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。

咚,咚,咚。 李永言又敲了三下, 但是水桥晴雪依然没有任何反应。 李永言想道:可能还在睡觉把,明天再了解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