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噩梦人的梦呓]

本故事里面出现的任何地点,人名均为杜撰, 请不要对号入座。


李永言小时候曾经看过一些鬼故事, 他的记忆告诉他这时候绝对不能回头,也不能回应,应该打开门迅速进入店内。

打定主意, 李永言便要使用身份卡打开店门。可是李永言心理实在害怕的要命,手抖个不停,竟然把身份卡给抖掉地上了。 如果是其他时间倒也无所谓,拿起来就好了。 但是这个时间点,时间就是生命,李永言感觉自己要玩完了。

这时,李永言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拽了拽,那个怯生生的声音又响起了“请问, 你能收留我一下吗, 我已经饿坏了。”

李永言害怕自己如果行为激烈的话, 可能会惹女鬼生气,只能僵硬的转过身来, 看看背后到底是个啥。

定睛一看,原来身后就是一个大约15岁左右的女孩子,脸上,身上都是脏兮兮的,感觉有些天没有洗过澡了。

什么啊, 原来是流浪的孩子,居然把她当成女鬼,这下子糗大了。 都怪王阿姨说什么超自然现象, 也不明说到底是啥。

李永言悬在空中的内心一下就放了下来, 便说道:“饿坏了是把, 我店里应该还有些吃的,跟我进去把。”

女孩一听,高兴的回答道:“嗯!”

李永言捡起身份卡, 打开店门,走了进去, 女孩跟着其后进了店里。 店里还剩下一些昨天没有卖掉的面包,可以用来打发这个孩子。

李永言带着孩子洗了洗手, 漱了漱口, 当李永言让女孩把脸洗干净的时候, 女孩怎么都没有同意, 让李永言觉得很奇怪。

李永言看到店里只剩下几个毛毛虫面包的胚子,于是打算现做几个毛毛虫面包, 让女孩坐在沙发上等待,自己跑去厨房忙活。 说是厨房,其实和店前侧并没有什么阻隔的挡板, 因为店不是很大。

李永言先是把面包拿到微波炉里面,用小火热1分钟。 拿出来之后用刀子从面包中间划开一刀,然后从冰箱里面拿出昨天剩下的一点奶油, 挤进面包里面。 之后拿出草莓🍓,芒果。 芒果去皮,取出果肉,切成和草莓大小差不多的小块, 将🍓和芒果块按照自己的喜好放在奶油上。 这样,黄色的芒果,红色的草莓,白色且偏淡黄色的奶油,一起放在了面包里,看起来就很好吃🤤 🤤。

李永言把面包装盘,拿到沙发旁边的桌子上, 然后从冰箱里面拿出两瓶从供应商那里购买的葡萄汁放到桌子上。 “好了,开吃把” 李永言拿起一个面包就开始慢悠悠的啃了起来, 他一边啃一边打量着女孩。 15岁左右的孩子,白色的衣服被污泥染的怪怪的,头发也是乱糟糟的,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。 这个国家的基础福利是很好的,基本上不会存在乞丐这类人群, 所以李永言对这个女孩比较感兴趣。

吃完了早饭, 李永言把餐具收拾了一下。 回到沙发旁, 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水桥晴雪”女孩答道。

这个国家的文化比较复杂和混乱, 基本上叫什么名字的都有,所以李永言对此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。

“水桥妹妹, 我很抱歉的和你说, 我无法收留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 水桥晴雪感觉有点绝望,那种希望持续没多久的绝望。

“因为这个国家不允许未认证的收留,这是违法的。他们会认为我在拐卖人口。”

“。。。” 水桥晴雪一阵沉默。

李永言接着说道:“你放心好了, 我待会送你到救助站,这附近的救助站不远的,他们会给你提供住处,新衣服,食物, 还会给你介绍工作。 ”

“工作? 我可以在你这里帮工啊,我可以学习各种事情的, 我手脚很勤快的。”

“嗯。。 你是未成年把?”

“我已经成年了!”

“那你能拿出你的身份证明给我看一下吗?”

“那个前两天丢了,找不到了。。。” 水桥晴雪低着头,不敢看李永言。

“救助站会提供给你一个证明文件, 那个证明文件会说明你打工的合法性, 如果没有那个文件, 你在我这里打工的话, 我会被抓起来。” 李永言显然不信水桥晴雪所说的内容。

“我。。 我不要钱,我只求你能收留我一下。。” 水桥晴雪明显走投无路了, 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“我和你说过啦, 救助站可以很好的帮助你的。” 李永言虽然有点心软了,但是法律之下,平民没有还手之力, 还是老老实实的介绍妹妹去救助站比较好。

水桥晴雪黯淡的眼神开始慢慢浮现出愤怒💢💢 , 然后转向坚定。只见水桥晴雪右手一抬, 一把火焰剑🔥🔥就出现在她的手里。 剑刃距离李永言的脖子很近, 炽热的温度让李永言感觉到十分的不适和惶恐。

李永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,毕竟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。 好在水桥晴雪给了李永言一些选项:“收留我,或者死在这里, 你自己选。” 水桥晴雪的声音有点颤抖, 显然她虽然在愤怒的心态下做出了这些行为, 但是在内心中也没有下定决心。

“嘿,冷静点。” 李永言终于反应过来了,这下自己真的是碰到了超自然现象。

“我很冷静, 你知道了我的事情, 我无法放你走。” 水桥晴雪的声音逐渐趋向平静,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坚定想法,行为, 她的内心也是比较强大的。

“好,好, 我答应收留你。 ” 这时候只能使用缓兵之计了, 李永言在心里想道。

水桥晴雪听了这句话虽然高兴, 但是仍然没有放松警惕,她左手一挥,一个小的火种直接没入李永言的身体里面。 她说道:“这是一个火焰种子,我把它寄居在你的心脏了, 只要我想,或者我死了, 它就会在瞬间产生1000摄氏度的高温火焰。”

为了加深可信度,水桥晴雪略微的发动了一下火焰, 李永言直接就感觉心脏位置有点炎热的感觉。

随后,她收起了火焰剑并说道:“你最好保密刚刚发生的事情, 对任何人都不能说。 🤐 🤐“

”好。。。好 🤐 🤐“ 李永言答应道, 现在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 不得不答应这些要求。

”对了,那些救助站,远没有你看到的这么好。 他们都是政府的走狗, 如果他们发现了我, 肯定会把我给抓起来, 所以救助站不是我的选项。 还有就是, 面包很好吃, 谢谢。 “

”。。 不客气。“

沉默了一会,李永言说道:”我白天要开店, 不能照顾你。。 而且你这个样子实在不好出现在店里。 你要不先去我家睡会? “

水桥晴雪虽然担心李永言去告密,但是呆在店里被客人看到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项, 所以就答应了李永言。

李永言把水桥晴雪送到了自己的家里,并说了一些事项之后就又回到了店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