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桥晴雪刚想抬步回屋休息一下,就感觉自己对身体失去了控制,一下软到在地,陷入了昏迷。

李永言在卧室里几乎看到了外面的一切, 他看到现在水桥晴雪栽倒之后, 并没有急着出去,而是静静的等待几分钟之后,发现那群人确实离开了之后,才打开门出去。

客厅已经一片狼藉,电视机被砸坏了,笔记本电脑摔成了两截,整个屋里湿漉漉的,部分墙壁还有火燎的痕迹。

消防车被毁坏了,那群人也走了,现在的外面已经没有了灯光。 李永言家里并没有手电筒,所以使用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, 这个比原生手电筒的灯光要弱一些。

李永言走到了外面, 看到了两辆已经损坏的消防车,消防泵已经不再向上喷水, 不知道是水已经空了,还是更远的开关被关掉了。李永言还看到一些冰渣,断裂的冰柱,想必这些冰到了早上也全部都会化成水把。

李永言把水桥晴雪抱进了屋里的沙发上,水桥晴雪现在已经昏迷, 丝毫没有意识的样子。 她的全身现在很烫,李永言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所以就拿了条毛巾,湿水后放到了水桥晴雪的额头上。

处理好水桥晴雪之后, 李永言坐到椅子上,开始思量后续的生活方案。实验室的人已经发现了这里,今天他们虽然撤退了,但明天很可能还会有人过来。现在需要转移一下位置,最好能找一个他们没有发现的地方,躲一段时间。

或者自己丢下水桥晴雪不管, 让实验室的人抓走她? 只要说出自己是被胁迫的,就算被抓了,应该也判不了多久把。

但是实验室的人似乎都不算好人啊,在水桥晴雪失去反抗能力的时候,还虐待她。 当水桥晴雪重新拿到掌控权的时候,也没有过度伤害对方。 要不然,先试着保护一下这个女孩再说 ?

那就试着逃跑一下把, 如果被抓住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 李永言打定了主意,那开始考虑躲哪里比较好。

旅馆肯定是不行的,刚刚跟过来的人是有消防员的,这说明政府很可能是支持他们的, 如果去旅馆的话,一定会被查到,面包店也同理。

思来想去,李永言觉得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尝试一下了,否则只能去旅馆或者在家里等死了。

李永言掏出手机, 打开聊天软件,找到丙午桑之后,开始了对话:“小午,我记得你家挺大的?”

过了一会,丙午桑发来了回复:“是的啊,等会儿啊言哥,我在刷 BOSS”

李永言瞄了一眼时间,现在已经将近12点了,没想到这家伙还在玩续零, 他也是重度的网瘾少年啊。

5分钟过后, 丙午桑发来了消息:“怎么了言哥,要来我家玩吗?”

李永言回复道:“我确实想去你家玩几天,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同行, 不知道方便不方便?”

“另外一个人? 男的女的?”

“女的”

“哈?度蜜月吗?”

“不是,说来话长。 在说之前, 我先问你 一个问题,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空手放出火焰吗?”

“当然不信啦”

“我以前也不信,直到我碰到这个小妹妹。”

说完李永言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丙午桑。 丙午桑看了之后回复道:“这些都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了,就在我家这里发生的,你也看到了,我家的大门都被打飞了”

“这,我要问下我爷爷, 言哥你等会啊。”

又过了十分钟之后,丙午桑回复道:“爷爷说可以过来玩, 我记得你住在 F5区来着?”

“是的,F5区北方街16号”

丙午桑说道:“你们走到F4区的湖边, 会有人把你们接走。”

“好,我们现在就出发。”

李永言看了看水桥晴雪,觉得有点头痛, 李永言是一个偏中等的体型,抱起一个女孩子走几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,只是从李永言的家到 F4区的湖边距离很远, 李永言感觉自己撑不住,如果水桥晴雪能醒来就好了。

就在李永言这么想的时候,水桥晴雪悠悠醒来了。 水桥晴雪恢复意识之后,猛然睁开了双眼, 环顾四周之后,看到李永言在身边, 而且身边还是熟悉的场景,便慢慢的放下了心。

“他们都走了”李永言开口道。

“抱歉, 把你的家弄的很乱”水桥晴雪开口道歉道。

“没事,家具坏了可以再买。 我家已经暴露了, 我要带你去我的一个朋友那边”

“朋友? 可靠吗?”

“不知道,应该可靠把。 呆在我家的话, 他们下次估计会带更多的人手。”

“嗯,也是。” 水桥晴雪又躺回了沙发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“你不是给我下了诅咒吗?”

“啊,那个啊,那个是。。 逗你玩的”水桥晴雪说完轻笑了起来。

“居然是假的,我还担心了好几天。。”

休息了几分钟,李永言开口说道:“走把,我们要出发了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