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桥晴雪现在肚子挨了一发水桥,一次踢击,头部挨了一次踢击,全身极其疼痛。

捕获人员正在走向水桥晴雪,而就在此时,水桥晴雪身上突然散逸出淡淡的黑色的火焰, 这些火焰好像不受水桥晴雪操控,它们只是自然的散发出来,向着四周弥漫开来。

一名捕获人员停下了脚步,迟疑的说道:“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出现了?”

他的其他同伴听到他的话,也停下了脚步。 仔细的观察着水桥晴雪, 现在黑色的火焰越来越明显了,他们几人知道事情可能还没有结束,便全部都后退了而去。

夏叶听到话语之后也在观察水桥晴雪, 他看到这异象之后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你不是把她的异能给消除了吗?”

青蝶不满的回答道:“我刚刚确实打中她了,不然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 至于这些黑色的火焰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”

夏叶皱了皱眉头,事情好像往不妙的方向发展了。 不过等一会儿竹乐和程义应该就会过来,我们几个人联手应该拿的下她。

夏叶没有继续深思,而是控水形成了一个水球,向着黑色火焰丢去。 水球距离黑色火焰的位置越来越近,水球并无异象,只是水球碰撞到了黑色火焰之后,接触的部分直接转换成大量水蒸气,水蒸气也是一会就消失不见了。

似乎这黑色的火焰比先前的火焰要厉害更多,应该是温度要高很多, 不然也不能那么快的就把水球变成水蒸气了。

黑色的火焰蔓延到一定的范围之后便停止了,水桥晴雪仍然躺在地上,捂着肚子, 她似乎没有发现现在的状况。

夏叶转换了一下思维,他决定直接攻击水桥晴雪,无视这些黑色火焰。 夏叶凝结了一个水球,以一个不算很快的速度射向水桥晴雪。 水球经过了黑色火焰的上空时,水球并没有什么变化, 等到快要击中水桥晴雪的时候,黑色火焰突然升腾而起,一下子包裹住了水球, 水球瞬间变成了大量的水蒸气,之后消失不见。

青蝶也尝试了一下攻击,一发人返再次击中了水桥晴雪的身体, 黑色火焰对人返的能量并没有任何阻拦,只是人返打中水桥晴雪的时候,黑色火焰也并无变化。 青蝶现在也有点纳闷了, 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。

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青蝶开口问道。

“让我想想”夏叶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 这黑色的火焰着实棘手。

就在夏叶进行思考的时候,水桥晴雪的疼痛减弱了很多, 她现在站起来了。水桥晴雪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得这些黑色火焰的,但是她明显感觉和这些黑色火焰很亲密,可以指挥它们。

水桥晴雪现在无法使用普通的火焰了,人返的能量抑制效果还在,所以她打算使用黑色火焰攻击试试看,而且她也想知道黑色火焰的威力如何。

水桥晴雪凝结出一只黑色的箭矢,使之射向夏叶。 夏叶看到黑色箭矢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妙,于是凝结了三道水墙以保护自己。

箭矢的威力十分巨大,更准确的说是温度十分的高,它一下就洞穿了三个水墙,到达了夏叶面前。 夏叶看到箭矢穿过第一个水墙的时候,就侧蹲了下来,堪堪躲过了箭矢。

箭矢射到了夏叶身后的消防车身上,由于能量的消耗,箭矢只在消防车上面留下了一个黑色的痕迹,并没有洞穿过去。

青蝶看到这个场面吓坏了,这黑色的火焰温度奇高,如果射到自己身上,恐怕一下就殒命在此了。青蝶不像夏叶可以操作水资源,她的异能在这种情况下,可以说是一点儿作用都没有,于是青蝶直接开溜了。

水桥晴雪看到这个效果,微微一笑之后便恢复了平静。 水桥晴雪并没有杀过人,也无意杀人,她只是想要一个平静的生活而已。 目前黑色火焰的威力太大了,如果打到人身上,估计打到的部位会直接化成灰烬。所以目前的状况有些难以处理。 杀了夏叶,有违水桥晴雪的道德观,不杀夏叶,今天可能哪也去不了了。

水桥晴雪尝试性的开口道:“现在离开,我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”

夏叶听了之后直接咧嘴一笑:“你以为你胜券在握了, 是吗?”

水桥晴雪听了之后有点失望,但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,如果误伤了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水桥晴雪警告道:“我小的时候, 还没有被实验室抓走的时候,我妈妈曾经教导过我,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想必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”

夏叶冷哼了一声作为回应。 这次捕获到水桥晴雪的位置实在是运气,如果让水桥晴雪溜走了,她肯定会有所防备,那样就很难再次捉到她了。 杞寒烟应该已经休息完毕了,待会了程义和竹乐也会过来,我们4个人联手,应该打的过她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