杞寒烟面对这些箭矢的时候,选择了和夏叶类似的套路。 先将水凝成一个巨大的冰面, 然后挡在自己的身前。

咚,咚,咚! 三声响声。火焰箭矢在打在了冰面上,随后消失不见。 少量的冰融化成了水,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。

虽然这次也没有取得成果,但水桥晴雪还是决定再尝试几次。她左手向前伸直且四指并拢并张开,右手像捏了一支箭一样,从左手拇指与食指的空隙中拉出。她松开右手拇指与食指,又是3只火焰箭矢,从她的左手间隙中射出, 这次三支箭矢呈一条线射出。

咚咚咚,又是三声响声,杞寒烟的冰面被火焰灼烧出了一个小洞,只不过最后一直箭矢也没有穿越过去。 在面对水流的时候,这个方法很难取得成效, 因为水会流动,但是冰却不会流动,所以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。

看到这个小洞之后, 杞寒烟立马放弃了这块冰面,并打算如果水桥晴雪 再次使用箭矢的话, 就重新弄一块冰面。

水桥晴雪看到冰面被丢掉之后就向前走了两步。

而杞寒烟看到水桥晴雪向前走了两步之后,就选择了后退两步。 虽然杞寒烟并没有完全看到水桥晴雪是怎么把夏叶的衣服给点燃的,但是想必离她远点应该可以防止这个问题。

杞寒烟和夏叶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,杞寒烟对陌生人没有太多话语,所以她和水桥晴雪没有说一句话。水桥晴雪对实验室的人都极其反感,所以也没有说半个字。

水桥晴雪本来是打算点燃杞寒烟的衣服的,看到杞寒烟后退两步,水桥晴雪就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了,只能暗道可惜。

“用水喷她”杞寒烟向着消防员吩咐道。

消防员听到吩咐之后自然不敢怠慢, 迅速调整了出水口,使之对准水桥晴雪。

现在在室外,没有多少可以用于抵挡水的东西,水桥晴雪没有办法,只能后撤。 消防栓的水压很高,可以喷射出很远的距离,而且水速也不低。水桥晴雪一时间没有及时退出去, 被淋成了一个落汤鸡。

杞寒烟直接抬手对准水桥晴雪,一道无形无味的能量发射了出去,打在了水桥晴雪的身上。 水桥晴雪直接全身结上了冰,变成了一个冰雕。

“好耶!”一个消防员看到这个情况,很高兴的呼喊了起来。

“别大意,继续放水。” 杞寒烟则是非常冷静,因为对方的属性是火,谁知道能不能冰封住她,

被训了的消防员迅速冷静了下来,仔细的像水桥晴雪身上喷水。

砰的一声,水桥晴雪身上的冰伴随着大量的水蒸气炸开了。一大块碎冰直接砸破了李永言卧室的玻璃,把李永言吓了一大跳,急忙往后面躲躲。 李永言并没有开灯,所以他的卧室里面是一片漆黑。 外面的人很难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人。 而外面消防车是开了大灯的,所以外面一片大亮,李永言在卧室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看到水桥晴雪成功从结冰状态中恢复了过来,杞寒烟一点惊讶也没有。杞寒烟在捕获部队已经呆了3年了,捕获火系人员的时候,也见识过这种现象好几次了。

想要捕获水桥晴雪,杞寒烟考虑的方案就是车轮战进行消耗,耗尽水桥晴雪的异能。所以她看到冰封无效之后,也没有过多的失望。只是开启了下一次的攻击, 杞寒烟随手凝成几个冰锥,向着水桥晴雪激射了过去。

水桥晴雪采取了和上次一样的策略,只不过上次是向左边跑,这次是选择了向右边跑。

就在这时,水桥晴雪注意到了一直在放水的消防栓,于是她又拉出三支箭矢,射向了消防栓。

杞寒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让水桥晴雪得手了。消防栓直接炸裂 ,水向着天上喷去。而呲水枪一下就萎了,软绵绵的流出一大滩水之后就断水了。

现在也不是不能使用异能了,只是相对来说变得更耗费能量了而已,所以杞寒烟也没有多少惊慌。 杞寒烟想道: 既然如此,那就换一种进攻的方式把。

杞寒烟直接使水柱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冰柱, 随后操控到身边。她像使用棍子一样抡起了冰柱,向着水桥晴雪横扫了过去,这种大面积攻击很是难躲。 水桥晴雪左右手连续拍出3个火球,这些火球 都击中了冰柱的中间段,直接把冰柱打成了两截。 尾端失去能量供给一下子就甩了出去。

杞寒烟接着凝成了新的冰柱,这次她没有选择横扫, 而是选择把冰柱拉到了空中,向着水桥晴雪射了过去。面对这样的直冲攻击,刚刚那样的火球就没办法破解了。